红内裤综合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修真聊天群同人之天帝篇

修真聊天群同人之天帝篇
发布时间:2019-07-30 02:00:47   浏览次数:307

一處純白空間入口前,純白空間開啟,露出一座宮殿的一角



空無一物的空中,一條大長腿從空間中踏出。



那身影,擁有一頭柔順的及腰長發,身材高宨,肌膚雪白,青春靚麗的小臉

上,一雙純黑的雙眼,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她那雙比例誇張,特別長的雙腿。



一條穿著黑牛仔長褲,踩著軍用皮靴的腿從不遠處的空氣中邁出。



黑灰參雜的中短頭發,身型瘦長,皮膚古銅色,緊身的黑色短袖上衣,精幹

的外貌,但就是給人一種懶散的感覺,此時臉上正帶著點無奈。



「……」羽柔子「天帝版」0_0,咦咦咦咦咦咦



「……」彭焱o_o,伊克斯Q死米???



羽柔子「天帝版」與彭焱兩人大眼瞪小眼了一會之後……



「哎呀呀,妳是?」羽柔子「天帝版」嘻嘻笑道,右手微揚虛托著什麽的動

作,嫩白的手指上,有一連串的文字浮動著。



帝文



遠古天庭之主,威壓一世的『天帝』所創。



「呃,路人。」這些文字……靠,不是吧,接近巔峰的規則級符文;我看看

……能量穿透,精神偏移,時間緩速,空間壓縮……我好想唸『溫蒂』,我需要

——穩定(溫蒂)一下,我覺得我打開穿界門的方式一定有問題……



羽柔子「天帝版」揚了揚漂亮的眉毛,漆黑的雙眼微微眯起,四周的一切開

始慢慢凝固緩慢下來,範圍從身邊開始往面前的陌生男子曼延而去。



也不見男子有何動作,但時光之力好似消失了般,在接近男子身邊大約1臂

之處就消失無蹤。



「那個,我真的是路過的啊。」好麻煩啊,怎麽一言不合就動手,難道腿長

的人,都是行動派的???腿星人的民族習性?這力量真熟悉,有點像是空能衰

變化後產生的能量,『仙元』?,這裏是修士的世界?



「咱的時光之道不起作用??這人是誰?怎麽會出現在這裏?」羽柔子「天

帝版」內心充滿了疑惑,啟用了後手,純白色的空間內有一眼瞳一閃而逝。



「我是追著黑丸,就是一沱黑漆漆的丸子狀的東西……那東西很危險,請問

……」



「怎麽突然有股不好的感覺,還是盡早離開好了……」



「這東西能聯絡我,衹要拿在手上,內心默想『彭焱』就能通話,掰囉。」



似乎察覺到了什麽,男子甩出了一張薄紙似的小卡片,上面有著密密麻麻的

小字,看似與自已所創的帝文有些相似,但內裏流動的能量卻是完全不同,快速

的說完了後,憑空消失不見。



「這是什麽噠?咱衹能感到有一股能量,但卻不曾見過這種能量?」羽柔子

「天帝版」歪著頭,青蔥的食指點著臉頰喃喃自語的看著飄浮在空中的小紙片。



「『彭焱』原來是這兩個字,為什麽明明看不懂,卻能理解,真是有趣噠。」

羽柔子「天帝版」將耳邊的秀發隨手一撥,甩到了腦後。



「不管了,太陽船是我的噠啦!鋼鐵宋也是我噠啦!?(????)」羽柔

子「天帝版」燦爛的笑著說道,邁動修長的大白腿,跨入了純白色的空間通道裏,

消失不見,潔白的空間裏,出現一個瞳孔,眨了一下眼,通道關閉,空間消失。



*********



「不行啊……這個世界的意識怎麽了……無法交流,就跟電腦程序似的,也

不曉得強制切入會發生什麽……要怎麽找起啊(╯‵□′)╯︵┴─┴。」第一

次遇到『世界意識』這麽奇怪的世界,不是沒有,也不是初生,也不是消失,這

種詭異的情況。話說,『崩壞』是怎麽溜進我的『武庫』裏的,這不修真啊~~。



不屬于這個世界,也就是傳說中的穿越者,外來者,天外來客等等等等……

躺在地上的男子名為『彭焱』,有著俗稱的事兒逼體質,本來衹是個非常普通的

平凡人,在十九歲那年當兵,為了應付高裝檢,在軍營內的樹林裏挖洞挖到了個

奇怪的東西,意外之下觸發才發現原來是天地級護身法器,空能泄漏後,莫名被

彭焱吸收,從此能夠緩慢的產生空能。



隨著空能同時出現的是一種名為『崩壞扭曲』的奇特現像,所謂的『崩壞扭

曲』特性為:無視世界規則,崩壞扭曲其接觸到的一切生命體與非生命體,普遍

為尋找生命體,據推測,其成型的可能原因為無盡次元世界的生命體,其意識裏

總是會有某些黑暗面與扭曲意唸,被『渾沌』蝕後產生的次級現像。



其產生的影響為崩壞扭曲,使整個完整自洽的世界崩壞,此崩壞會導致該世

界的資訊幹涉消失,例如:某些作者寫文章或創作漫畫之類的,會突然因為各種

原因而無法接收到資訊幹擾,而產生如失去靈感,無法繼續創作,或者是因為各

種各樣的巧合,像是版權、政府政策、自身發生意外等等的原因,所謂的太監文、

斷更、絕響,都是『崩壞扭曲』造成的後果。



「這下好笑了,不能透過世界意識來尋找,連怎麽找起都沒頭緒啊~~。」

一臉生無可戀的喃喃自語著,而且拖的愈久……變數愈大。



突然。



腦海中跳出一個外框為鋸齒狀,內裏是刺眼的高亮度紅色文字的訊息框:



妳的新增好友「天帝」已被崩壞扭曲侵蝕,是否前往救助是/否?



「搞毛啊,都被侵蝕了才通知,就不能一發現就通知嗎,有意義嗎!有意義

嗎!!」雖然知道『鴻荒遺族』的尿性是自強不息,大多衹靠自身,認為外物衹

是輔助,但這『器靈』實在讓人很無言啊,看來得請『仙族』再努力點了,兩個

實力相當的對手,有輔跟沒輔那就是勝負的關鍵了。



一圈「洪荒符文」將彭焱包圍後,下一瞬間,符文連同彭焱一起消失無蹤。



*********



遙遠的星空中。



一顆常年無法被太陽照耀的小行星上,卻有一個人工小太陽釋放著光和熱。



劫雲中醞釀的雷柱轟然落下,劈向劫雲下方的小太陽。



「吞噬它,鋼鐵宋。」小太陽中,傳出「羽柔子」那清脆的聲音。



紫金色的雷柱轟落,但最終全部被小太陽吞噬吸收。



隨著最後一波的雷劫被吸收,滿天的劫雲也散去。



渡劫陣法中的羽柔子「天帝版」,呆呆的站在原地上動不動,兩手下垂,漆

黑的雙眼空洞無神。這正是陷入到了『心魔劫』中的征兆。



一個憑空出現的黑點,沒入了羽柔子的身體裏。



意識海中,一片殘破的廢墟中,隱約可以看出是遠古天庭遺址,天帝如瀑布

般的黑長直及腰長發飛舞于身後,青春靚麗的小臉上帶著上位者的威嚴,微抿上

翹的嘴角透出強氣。一身金色為底的華麗秦服龍袍,不同的是其上並未繡有五爪

金龍,而是寫著『帝文』,深隧美麗的鎖骨,圓潤的香肩,龍袍的衣襟處延伸出

一片火焰般的淺紫羽織。



黑底紅邊的肚兜,露出了光潔飽滿的北半球,開襟寬袖,其中布滿了華麗的

紋飾,一條黑紅相間的束腰將胸部向上托起,胸前的飽滿似要與天比高,一道深

不見底的乳溝誘人心神。



胸腹之間的肚兜上寫著遠古文字,其意為『天命所鐘』,龍袍的下擺位于膝

蓋上方,纖腰之下那一雙修長的大長腿,濃纖合度的大腿,曲線誘人的小腿,晶

瑩嫩白的腳踝連接著淺紫色的火焰羽織,其下是一雙平底的黑底紅雲履雲靴。

(參考萌王_ex秦始皇)



另一邊,『崩壞扭曲』化為一顆直徑約1M左右的黑色圓球,一顆有著外圈血

紅內圈黑色的雙色雙瞳,寫滿了暴虐與扭曲的獨眼,眼白四周則是一圈的血絲,

其下是一張長滿倒三角形尖牙的大嘴,體表上則分布著像是血管的浮凸狀線條。



天帝漆黑沒有眼白的眸子俯視著另一邊的漆黑圓球,嘴角上揚:「心魔?怎

麽會是這麽醜擾(醜到性騷擾)的東西……難道又是……」想起作死宋接二連三

的組隊度劫,瞬間感到心塞,自從認識作死宋以來,以前修真的常識都變成科幻

小說了。



對面的黑球突然張開了利齒大口,噴出了一陣粉紅色的霧氣。



天帝笑眯眯的看著撲面而來的粉色霧氣,伸手在身前輕劃,身前,一個個威

嚴的符文漸漸浮現。



霧氣像是遇到了透明的墻壁般無法越過『帝文』的防御。



黑球的獨眼前有灰色的能量聚集,很快,一道半人高的粗大能量束轟擊而去。



轟~~



能量束撞擊在『帝文』形成的防御壁上,如飛瀉而下的瀑布撞擊到水面般,

四處飛散。



天帝右手掌心朝上緩緩舉至胸前,當潔白的手掌停在胸前時,平天冠的上方

出現了九顆稍小的『帝珠』,隨後素手一翻,掌心朝下,手腕一扣。



九顆『帝珠』瞬間出現在黑球的四周,並且變成了27顆再小一些的帝珠,將

黑球全方位包圍,之後交叉穿刺,在黑球身上穿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孔洞,孔洞中

緩緩的冒出粉色的氣體來。



受此攻擊,黑球的能量束瞬間消失,身形也幹癟了下去。



天帝的右手慢慢收至身後,27顆小帝珠重新融匯為一顆『帝珠』回到天帝身

邊。



「如此一來,心魔劫就結束了,接下來就是……哎呀。」不知何時,天帝負

于身後的雙手被憑空出現的暗紫色觸手束搏住,身下出現了一具整體為丁字形黑

色的扭曲器具,一排紫紅色倒三角形的小鋸齒,像是從頂端長出,整體就好似人

類的下牙齦,還有一些油亮的黏液分布在小鋸齒上。



下一瞬間,丁字形器具的下方伸出兩條暗紫色的觸手,瞬間飛射而出,纏繞

住天帝的潔白腳踝,觸手瞬間收縮,一陣力量將天帝往下一拉。



「啊~」天帝嬌吟了一聲,傳來的不是想像中的劇痛,而是一陣酥癢的異樣

感覺。



紫紅色的鋸齒細看下可以發現,原來並非想像中的堅硬,而是如同舌頭般帶

著肉質的彈性,在觸手的拉動下,讓紫紅色的鋸齒陷入了天帝的蜜縫裏。



身下的器具以丁字的底部為中心,開始了前前後後的往復擺動,隨著擺動,

天帝胸前挺俏的白兔也一陣擺動,晃出了誘人的乳浪,而舌頭般的鋸齒,像是要

將天帝鋸開般,來來回回,發出了「咕啾咕啾」的摩擦聲,讓天帝發出了一陣嬌

吟。



「哈」一聲短喝,身下的器具瞬間解體,27顆『帝珠』在天帝的身周如螺旋

般的快速環繞,隨後天帝以跪伏的姿勢趴于地上,高高翹起的美臀微微顫抖著,

大口的喘著氣,漆黑的瞳孔有些失神。



意識海裏,遠古的天庭遺址已籠罩了厚重的粉色煙霧,隨著天帝的大口喘氣,

吸入了不少的粉色霧氣,這些霧氣無視了『帝珠』的阻檔,漸漸的包圍了跪伏在

地上端息的天帝。



黑色圓球出現在『帝珠』的防御圈之外,發出了「呵呵」的低沈猥瑣笑聲,

在一閃而逝的灰紫色光芒中,黑球彈出數根觸手刺入虛空,大量暗紫色的觸手憑

空出現在天帝四周,纏繞住她的四肢玩弄胸前的飽滿玉孔,一根紫紅色的觸手刺

入虛空,出現在天帝挺翹玉臀的花房外,「噗滋」一聲,狠狠刺進了花徑,隨著

觸手的刺入,天帝最後一絲抵抗的意識,仿佛也被釘死再也無法反抗。



伴隨著紫紅色觸手的急速抽送,天帝發出了陣陣的嬌吟:「啊啊~~啊啊啊

~~」,在天帝的玉臀一陣痙攣抖動中,漆黑的瞳孔失去神彩,無意識的張大了

紅唇,同時紫紅色的觸手一陣蠕動,從沒入的玉戶中流出了大量的粉白色濃稠液

體。



『帝珠』隨著天帝的失神重新合而為一,靜滯在空中,黑球瞬間出現在天帝

身邊,下一瞬化為一座扭曲的暗紫色高背大椅,天帝的頸部被紫黑色的觸手箍住,

平天冠歪斜的載在頭上,雙手被高舉反綁在椅背上,肚兜被扯下,胸前玉乳更顯

凸出,兩根觸手纏繞其上,觸手的頂端挑弄著玉乳之上的嫣紅,圓潤修長的大白

腿被拉成了M字型,使得玉戶大開。



一根粗大的紫紅色觸手,前端呈現巨大的蘑菇頭狀,菌傘的邊緣還帶著一圈

的肉瘤凸起,狼牙棒般布滿肉瘤狀凸起的菌身,先是在天帝的玉戶外磨蹭了兩下,

之後則是旋轉著沒入了玉戶之中,一邊旋轉一邊抽插著,每下都深至花心,伴隨

著觸手的抽插,誘人的紅唇中吐出了嬌吟與喘息聲,紫紅色的觸手一頓,接著是

一陣的蠕動,天帝也是渾身一僵,俏臀一陣顫動,在觸手又射了一波之時也迎來

了又一次的高潮。



粉白色的濃稠液體從交合處大量流出,漫過了扭曲的高背大椅椅面,順流而

下,不久後,紫紅色的觸手又是開始接連不動的抽插,在天帝不知迎來第幾次的

高潮與噴發後,從椅座的四處升起了像是布幕般的深紫色肉壁,從下往上合攏包

住失神的天帝。



*********



渡劫陣法中的羽柔子「天帝」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兩手下垂,漆黑的

雙眼空洞無神,突然一團漆黑的不明物質從體內竄出,將羽柔子「天帝」包復住,

不久後,化為一身漆黑的全身甲,漆黑的雙眼變的血紅,眼眸裏充斥著瘋狂扭曲

崩壞的情緒。



不遠處,一張寫滿了『洪荒符文』文字的薄紙片正散發出白色的霧氣包裏住

「鋼鐵宋」,失去控制的「鋼鐵宋」正呆站著緩緩的發光發熱著。



從『洪荒符文』傳送門踏出的彭焱看到眼前的一幕,瞬間臉色一垮,覺得生

無可戀一一淦啊,妳這白癡『器靈』,妳保護一具化身是有個屁用啊,智商是下

線了,還是忘了充值?還是妳「器眼看人低是吧」?放著『靈體』不管,去保護

化身……等等……『靈體』『鋼鐵化身』……我好像明白什麽了……明白個屁啊!

讓我死了吧!讓我死了吧!!



有這種『器靈』,妳們『洪荒遺族』的前身『洪荒百族』被『崩壞扭曲』滅

的一點也不冤啊……



看著眼前已被『崩壞扭曲』侵蝕的羽柔子「天帝」,彭焱發出了一聲嘆息。



「外來意識控制靈魂能量體……要不要這麽復雜,又不能像實體一樣直接先

物理動能麻醉,再用空能解決,衹能用那個辨法來讓『崩壞扭曲』先分離了,實

在很不想用那個辨法啊……」



「封天絕地」



「真希望能像傳說中的什麽混沌鐘啦,太極圖啦之類的,隨手一丟就自動搞

定收場,習慣了搖控器,平版,手機後,真希望什麽事都能點一下或滑一下就搞

定啊,好麻煩啊……」



在彭焱的輕喝聲中,空能以一種八邊形的排列方式,形成一個封閉的圓形空

間,「羽柔子」與彭焱的身形也隨之消失。



與外界一樣的空間裏,不同的是,空能以下的能量,就無法得到補充,衹有

與空能平級或之上的能量才能獲得補充,其餘以下的,用多少就少多少。此外,

也沒有所謂的法則或規則力量能夠使用,一切就衹有單純的能量運用與肉體的力

量。



「羽柔子」血紅的雙眼望著面前的男子,嘴角微微翹起,右手一揚,漆黑的

『帝珠』化為一片扭曲破敗的『遠古天庭』遺址,一甩,整片遺址如帶刺隕石般

轟然落下。



面對天崩般的攻擊,彭焱擺出兩儀樁姿勢,心中唸頭一轉一一必須截斷這招,

放任其蓄力落下來的威力可不好擋。



隨後右腳一提一踏,踏下的瞬間,腳下出現一個符文,人已到了墜落中的遺

址近處,左腳再接著一提一踏,腳下出現的符文被踏的暗淡無光近乎破碎。



「踏天轟天炮」



曲肘前頂撐的左手向下一劃,右腳一蹬腿一轉腰一扭,曲肘挎于胸部的右拳

張開為掌,瞬間向上一提,體內空能化為白霧狀的巨掌,轟向刺球般下墜的扭曲

天庭遺址。



轟的一聲,『帝珠』所幻化的遺址被打碎,變回了『帝珠』後,向上拋飛。



不待「羽柔子」招回『帝珠』,彭焱一個翻身,雙腿一曲一蹬,逼近「羽柔

子」。



看著瞬間逼至身前的彭焱,一柄漆黑的『暗月牙刀』從「羽柔子」的右手所

化,橫于身前左掌貼于刀背,如此一來,讓彭焱就像是把自已送上刀口般。



彭焱在即將撞上刀口前一瞬,空能覆于左掌,左手畫了一個弧線至上而下劈

落,拍在刀身上,腰跨一扭,右手曲肘順勢頂出,發出了一聲沈悶的撞擊聲,中

肘處的胸甲應聲而破,露出了底下慘白的肌膚。



緊跟著,彭焱左腳輕提,右後腳一蹬,左掌上迎,擊向「羽柔子」的面門但

卻被不知何時出現的盾牌擋住,彭炎左掌迅速回收,右腳順勢與腰跨同時一轉,

右掌挾空能擊向「羽柔子」的腹部。



「啪」的一聲,腹甲破裂,近身後的彭焱,腳踩馬步、僕步、弓步、跟步、

鎖步。運轉空能使出撐錘、肘頂、掌提,數招過後,「羽柔子」的漆黑全身甲已

處處破損,露出了大片慘白的肌膚,變得有點一一一『色氣』。



「崩壞扭曲的外層已經破壞的差不多了,仙元應該能起作用了。」



「天仙極樂手」



彭焱將空能轉為仙元,右手復上一層金色,向「羽柔子」摸(劃掉)探去,

金色的手掌接觸到「羽柔子」的剎那,「羽柔子」那本來扭曲狠厲的臉孔一僵,

接著從耳根開始往臉頰曼延出一片粉紅,血紅的眼睛微微眯著,螓首微仰,一縷

烏黑秀發隨「羽柔子」的動作垂落胸前,慘白的嘴唇微啟,唇角微翹。



趁此機會,彭焱雙臂一圈,仙元運轉,緩慢而輕柔的將「羽柔子」擁在懷中,

「羽柔子」的身體冰涼冰涼的、軟軟的,左手在後背輕撫著,右手則是順著起伏

的嬌軀,從山谷的腰部攀爬至陡峭的渾圓玉臀上,來來回回的奔波著。



「嗯~嗯~」隨著天仙極樂手的仙元在「羽柔子」的全身遊走,「羽柔子」

發出了舒服的哼聲。



「啊咧,怎麽才這麽點反應?不是應該直接一瀉千裏,分離了嗎?好吧,再

加把勁!」



看著「羽柔子」那嫩白的美頸,低下了頭,將嘴唇輕輕吻在那冰玉般圓潤的

雪膚上,Q彈水嫩,接著一吸一吮緩緩的輕點著。



「哼嗯~~」「羽柔子」的嬌吟聲音傳來,同時香肩微縮,那如同細雨落在

水面那般的輕吻,讓「羽柔子」也隨著親吻的節奏,發出了附合般的哼聲。



順著「羽柔子」的嫩白美頸往上翻到了小巧的耳垂,含住那小巧軟嫩的耳垂

時,「羽柔子」顫了一下,發出了「嗯~~」的一聲,濃濃的鼻音中,帶著舒服

的哼聲,身軀與俏臀隨著大手的撫弄,也似拒還迎的扭動著。



舔弄了一會耳垂後,彭焱將注意力轉到了潤澤的粉嫩雙唇上,此時的「羽柔

子」血紅的眸子裏已不再是瘋狂與扭曲,取而代之的是半開半合,水潤中帶點迷

懵,如紅玉沾露般誘人。



注意到「羽柔子」眸子的異狀後,彭焱低下了頭慢慢的吻在那潤澤的雙唇,

讓「羽柔子」的嬌吟變成了甜膩的鼻音。



「是時候了」



趁著「羽柔子」受到極樂仙元的影響,彭焱運起「天地陰陽交合賦」,左手

遊至粉嫩的玉頸輕輕托住後腦,右手向下探入大腿間,勾住了一條雪膩修長的大

白腿,輕輕上提。左腿挨著「羽柔子」另一條圓潤充滿彈性的大腿,腰部緩緩下

沈,金色的長槍進入了「羽柔子」體內。



下一刻,「羽柔子」後頸處一道金色的仙元順著後腦,經由額前向下流至丹

田,而另一道金色的仙元,自圓潤充滿彈性的大腿之間向上流至丹田,兩道仙元

會合後,沿著大約是人體脊椎的位置向上貫至腦海處。



*********



滿布了粉色霧氣的識海中。



一道金色的身影憑空出現,與此同時,如初陽升起般的金色天光畫破了重重

的迷霧,接觸到金光的粉色霧氣與崩壞扭曲,隨之冰消瓦解,現出了一絲不挂失

神的天帝。



金色的身影也就是彭焱,上前抱住了天帝,右手伸出,輕攬住天帝的細腰,

衹覺得肌膚如絲般光滑,令人忍不住想抱著摩挲,柔嫩光滑的雪膚之下,可以明

顯感受到柔軟的腰肢,充滿彈性。



天帝在彭焱的右手輕攬時渾身一顫,雙頰泛紅,威嚴的眉宇間春意濃濃,漆

黑的眼眸全是渴望。



隨著左手在天帝的背部輕輕摩挲,天帝熱情地張開雙手,兩條玉臂勾纏住我

的頸項,瓊鼻嬌哼,媚眼流動,嬌哼連連,在我耳邊輕輕伊伊呀呀,金槍瞬間挺

立,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更是刺激,天帝秀眉輕蹙的玉容,顯得分外柔美,我的目

光著魔般不由自主地下移,天帝成熟曲線暴露無遺。



酥胸高聳,柳腰纖細,玉臀渾圓挺翹;雪白的玉頸下,深隧迷人的鎖骨,堅

挺飽滿的雙乳,兩粒細致嬌嫩的紅櫻桃,伴著呼吸起伏,驕傲地怒挺,煞是動人。



因為狀況緊急,明知道這等香艷美人難得,卻不能細細品嘗,便轉移目標,

貼偎著凸凹有致的腰部逐漸下滑,遊到最寶貴,最誘人的禁地,一陣蓮花與梨花

交織的淡淡高雅香味傳來。



「天帝的身體,真是好香啊……」



無論多有權勢、修為多高,一個女人始終還是女人,都喜歡聽到別人贊美她,

當我趴伏在天帝雙腿之間,推開那高宨修長美腿,讓她抬起一衹粉腿,跨上我的

肩膀,同時把手伸進天帝的花房裏。



「唔……嗯……」我把中指慢慢滑入滑嫩的花房,慢慢加快手指的速度,在

她的花房裏來回抽動,愉悅的快感一下子就化作晶瑩蜜液,浸濕了我的手指。



接著伸出大拇指壓在天帝敏感的花蕊上,不停旋轉、彈撥著,將她體內歡愉

的浪潮推送得更高,而斷斷續續的嬌吟,從她嫣紅的唇間毫不掩飾地流泄而出。



「唔……啊……啊……」一手繼續抽送,另一衹手抓住她挺翹扭動的雪臀,

用力地抓揉著,靈巧的舌頭則趁機舔上她濕濘的花房。



「啊……啊……」花房被愛撫的刺激,讓天帝好似抑制不住激動,急促地呻

吟著,腳尖用力地蜷曲,濕滑的花房向前拱送,毫不保留地向我奉獻她所有的一

切。



我極盡所能地吮咬敏感的花蕊,抽送濕軟的花房,不久,緊閉的洞口開始羞

答答地張開,露出一條婉轉幽深的粉嫩小徑。



「啊…好熱……」



高漲的慾火不停的燃燒著,天帝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挺翹的乳房起伏得也

越來越急劇,飄柔的黑發隨著她劇烈抖動,有幾縷雜亂地散落在肩頭。



耀眼的雪白,淒美的嫣紅,黑亮的絲滑,看著這幅香艷至極的畫面,我呆呆

得瞪大眼睛,手指不由慢慢停了下來。



「嗯!」天帝用幽怨的眼神瞧了我一眼,那眼神包含著嗔怪、催促。



我連忙收攝心神,重新把手指送進濕滑的花房,繼續抽送起來。



「啊……啊……唔!」就在我抽送的一剎那,天帝嬌軀一陣扭動,口中發出

一陣串未知的音符,花房也奇異蠕動,晶瑩愛液沿著我的手指汩汩而下,經歷了

一次小高潮。



這時,一張雲床憑空出現在天帝的身下,天帝平躺在床上,漆黑的眸子微眯

著,透著慵懶與撫媚。



跨下的長槍對準已濕潤微開的花房,腰部一挺,槍頭沒入花房之中。



「啊~~」天帝酥軟地膩呼著,聽在耳中,比天上任何仙樂更要動聽。



在這陣陣悅耳嬌吟聲中,槍頭擠開了護衛著花房的兩片蜜唇,緩緩滑入那條

濕熱的幽深小徑,盡管充滿著蜜液的滋潤,花房還是毫無空隙的纏繞著槍頭,每

深入一寸都是那麽困難。



進入時是這樣的光景,但不久後就是另一副全然不同的情形,小徑裏一陣蠕

動,像是渴望般的不斷吸吮著。



我拖著天帝修長雪白的粉腿,肉槍一而再,再而三地沒入天帝的體內。



「唔……嗯嗯……」



「舒服嗎?舒服的話就叫出聲音來,越大聲妳會越快活。」



天帝不是那種扭捏作態的小女生,聽了我這番鼓勵後,馬上就放開身段,享

受著性愛的歡好滋味,放聲呻吟迫不及待地將下身向上迎合,將我的肉槍一寸一

寸的,迎向她的花心深處。



我用心感覺著天帝體內的蠕動,緊貼著我肉槍寸寸滑進的滋味,溫暖的玉蚌

緊緊裹著肉槍,裏面的膣肉如水浪般一波一波湧來,層層深入,甘美多汁,我雙

手愛不釋手揉捏著天帝的挺翹雪乳,那真是無比動人的滋味。



換過姿勢,跨騎在我身上,美麗的天帝搖擺腰肢,屁股忍不住輕輕扭動,身

體上下起伏,一對豐滿堅挺的雪乳,在她搖晃著身體的時候,隨之一晃一晃。



慾與天比高的挺翹雪乳晃動,天帝亢奮地扭著腰,放任我的肉槍更深入花房,

她則舒服得向後倒去,而我在這時搶著一挺腰,她便急忙用兩手撐著我的腳,以

使她身體不至于失去支撐,就這麽穩住姿勢後,開始把屁股瘋狂抖動,胸前的圓

挺雪乳,上拋下甩,畫出無數性感的圓弧。



「啊!喔啊……啊~~」高潮時聲嘶力竭的叫喊,天帝一邊忘情歡叫,一邊

狂扭細腰,玉臀急套,如升雲端,飄飄慾仙,我們二人同時升上情慾的高峰,她

雪白的屁股結實有力,緊緊搾出我每滴仙元。



「啊啊。」斷斷續續的暢美嬌吟,天帝的樣子有些不妥,隨著快感的逐漸來

臨,不時也浮現一層粉紅色液體,違反常情。



「咦?這是……」



我見情形不對,判斷情勢,決定加快將她送上極樂顛峰,看看反應,于是時

而撫弄她光潔修長的大腿,時而抓揉她渾圓翹挺的粉臀,時而又伸入她雪白的腿

間,伴隨著抽插,一下一下讓她的呻吟越來越大。



「動……妳動啊……啊啊啊啊……!」



天帝放浪的婉轉嬌啼著,英氣勃勃的動人秀眼,現在已經變得說不出的淫靡

嬌艷。



在攀上極樂巔峰的一刻,我一下抱著天帝坐直起身,讓她改以『觀音坐蓮』

般坐在我身上,她就像一匹脫繮的野馬似的,雪白赤裸的玉體竭力上下起伏著,

一下下用她酥軟圓翹的粉臀,緊緊騎在我槍莖上,把又挺又硬的肉槍整支吞入,

最後,她仰著頭,發出一聲甜美與痛楚兼具的尖叫。



與此同時,在一陣陣酥麻感中,我凝視著眼前猶自不住顛動的雪膩軀體,肉

槍忍無可忍一酸,一個哆嗦,狠命一頂,直頂進天帝的玉蚌深處,頂著那片嫩肉,

仙元如火山一樣激烈強力噴射而出,一而再、再而三,斷斷續續地間歇射出,全

身都是酥麻暢美。



「啊啊啊啊啊啊~~」高潮的同時,濃烈的粉色氣體自天帝五官、七竅中溢

出,像是彩色粉末趴一樣,粉色霧氣與身軀的粉色液體朝四周蔓延開來。



經由「天地陰陽交合賦」進行魂交的兩人,在攀上極樂巔峰的一刻,都陷入

了一瞬間的失神。



魂交即指靈魂的交互來往。一般的肉體交合,是透過肉體的接觸,刺激性器

官高達成千上萬條的感覺神經末梢,來讓腦部產生愉悅,美好,舒暢的感覺,而

魂交卻是直接作用于精神上,就好比一個是載著厚10MM的保險套,一個卻是無套

般,那種愉悅,不是單純的肉體刺激所能比擬的。



第一次使用天地陰陽交合功法的彭焱,因為魂交產生的一瞬間失神,使得

「封天絕地」漏出了內裏的一些氣息,靈鬼和本體間的『聯係封鎖』,也因天帝

的失神而解除,靈鬼瞬間通過契約和本體產生共嗚,將『魂交』後產生的強烈歡

愉感傳遞給了本體的羽柔子。



裹一條綿被在草地上翻來翻去的羽柔子一頓,『醉仙釀』造成的臉紅更深了

幾分,微眯的眸子一陣失神,小腦袋一仰,頭腦轟的一聲,輕哼了一聲「啊~」,

手腳伸直,晶瑩可愛的腳趾用力的卷曲著,下身一陣濕濡,隨後身體漸漸軟了下

來,眼神迷離。



而一直關注心愛女兒的靈蝶聖君,因為九品的『醉仙釀』影響感知,加上不

願太過詳細的探查愛女,即使發現了滿臉潮紅的羽柔子,也衹認為是喝多了,而

並沒有多作他想。



*********



「封天絕地」內



彭焱右手散發白霧狀的空能,瞬間捉住了黑球,空能毀滅掉黑球,憑空掉了

一地的刀、槍、盾、甲等等……心唸一動,將四周一地的物品收入了『武庫』內,

同時讓「封天絕地」再次完美運行。



羽柔子「天帝版」也重新將靈魂與本體的『聯係封鎖』恢復。



「那個……我可以解釋的……σ( ̄□ ̄|||)」



「朕不記得有給過妳尚方寶劍能先斬後奏(???)?」



「事急從權,事急從權……(???)」



「從到可如此擺布朕?朕可不曾如此失態過(?﹏?#)」



「呃。偶爾換個風景也不錯啦,才不會審美疲勞( ̄□ ̄;)|||。」



「才多久,就敢對朕疲勞了?嗯~( ̄? ̄)?」



「微塵是說天帝神威,殺的微塵疲備不堪( ̄▽ ̄)B」



兩人因魂交的影響,產生了水乳交融,休戚與共,已經熟識了十幾年一樣,

像一對老夫老妻般的拌著嘴。



彭焱解除了「封天絕地」後伸手一招,正在保護『鋼鐵化身』的薄紙片飛到

了手上。



「這『識別卡』其實不衹是用來聯絡用的,還能記綠資訊信息,傳遞次元錨

點訊息,此外還有不怎麽靠譜的護盾跟器靈。」彭炎控制著『識別卡』緩緩飄向

了羽柔子「天帝版」。



羽柔子「天帝版」看著緩緩浮于身前的『識別卡』,心唸一動,控制著『鋼

鐵宋』重新回到天上,如小太陽般繼續發光發熱。



「別想轉移話題,那個黑色的怪異心魔,還有妳先前說的黑丸,妳又是什麽

人,也該跟朕一一交待清楚了吧(???)?。」羽柔子「天帝版」眯著漆黑的

大眼睛說道。



「那個黑丸我們稱呼它為」崩壞扭曲「其特性為。」彭焱的話說到一片,突

然發覺到不對。



虛空中有空間裂縫在身旁打開,裏面是一個黑不見底的世界。



什麽都沒有,就是純黑的空間。



接著仿佛有一衹看不見的『無形之手』,將彭焱捉起,彭焱身周突然冒出一

陣白色的霧氣能量試圖抵御,雖然空能身為虛空衰變後的能量,其層級遠高于天

道的能量,但,就好比一個是1克拉的鑽石,一個卻是世界樹那樣的龐然大物,

兩者相撞,呵呵呵。



量的方面差異過大的情況下,『無形之手』還是牢牢的捉住了他,將他扔到

了裏面。



隨著小黑屋關閉的剎那,天帝發現自已腦海中關于『彭焱』的記憶,變得透

明起來。



就仿佛彭焱的存在都被抹去了一樣。



她努力的想回憶起彭焱的一切,但記憶越來越淡。



一息後。



天帝一臉懵懂。



她腦海中隱約還記得一個『很欠打的人』,一個讓她很想把對方丟到『遠古

天庭獸神部廁所』糞坑的人。衹記得對方似乎對她做了一些不是很好的事,然後

對方給了自已一張『名片』,但她就是無法想起對方長的怎樣,有什麽特殊能力。



「嘖。」天帝揉了揉眉心:「這次復活體的狀態有點小問題,總是會莫名其

妙的丟失一些記憶。」



看著浮在手掌上的『名片』,上面有著密密麻麻的小字,看似與自已所創的

帝文有些相似,但內裏流動的能量卻是完全不同,明明看不懂文字的意思,但腦

海裏卻自動冒出了『彭炎』兩個字。



「為什麽明明看不懂,卻能理解,真是有趣。」天帝並沒有用手去觸碰飄浮

在空中的『名片』,而是開始試著解析是否有什麽潛在的危險。



下一瞬。



一波七連擊的強制性暢爽傳來。



「啊嗚~~」這種強制性的舒爽是怎麽回事?



*********



天道小黑屋裏的彭焱正想透過次元座錨點回到天帝身邊時,腦海內突然跳出

了一個不斷閃爍的視窗:



阿庫婭:〉「彭焱!彭焱!快來救我~~我被青蛙吞了~~救命啊!!」〈



媽的阿庫婭……為了那個世界好,我是不是該把阿庫婭丟到洪荒的『鎖神塔』

裏(???)。



算了……還是去救一下好了,這麽阿庫婭的女神,無盡次元裏可能也就一個,

屬于接近絕種的稀有動物了,為了青蛙的智力著想,還是跑一趟吧。



打開了穿界門,錨定了阿庫婭的次元錨點後,跨進了門中,消失在天道小黑

屋裏。



*********



一顆常年無法被太陽照耀的小行星上,卻有一個人工小太陽釋放著光和熱。



「噝~~噝~~這次過份了啊,上次還衹是七連發。這次就不給人喘氣的時

間,從頭到尾足足八十一次,那小姑娘到底在幹什麽?而且,我明明已經切斷靈

鬼和本體間的聯係,為什麽還被影響到了?」羽柔子「天帝版」,趴在小太陽下

方的冰川上,一臉苦惱。



看樣子,在去儒家展開自已的計劃前……她得先去和『羽柔子』見一面。



這小姑娘的腦回路特別神奇。



如果說正常人放飛自我時,腦回路是展翅飛翔的大鷹……那羽柔子小姑娘放

飛自我時,腦回路就是衝出星球的宇宙飛船!



「這種強制性的暢爽到底是什麽鬼東西,必須去了解下。」天帝喃喃道。



這種強制暢爽,憑著她強大的意誌,完全可以抗下……但問題是她的軀體是

羽柔子的靈鬼,底子太弱還受羽柔子本體影響。



好不容易恢復過去後,天帝收起『名片』與自已畫滿計劃的卷軸。



「解除和本體那小姑娘羽柔子間的『聯係封鎖』,鎖定她的坐標。」天帝手

指輕輕彈動,重新讓『靈鬼之身』和羽柔子之間建立共嗚聯係。



通過這種共嗚,她鎖定了羽柔子的坐標。



不過,她沒有直接傳送到羽柔子身邊去,而是先躲在暗處,暗中寬視。



天道小黑屋與接連不斷的事件,讓天帝的注意力從『名片』轉移到了羽柔子

身上,那一個與她有過一段故事的名字,也在腦海裏漸漸模糊了。